锈迹斑斑

锈迹斑斑.



[逃出去的可能性呢?]末日甩掉了束缚着双手的白色亚麻手套,皮肤呼吸着丛林才有的新鲜空气,他整个人都显得干练了许多。

金属锈感越来越明显,BK吸了吸鼻子深深皱起了眉。
天杀的他为什么会对这种东西过敏?!

[不超过30%,]BK耸了耸肩,[你可以选择被敌人射杀或是干脆饿死算了。]

[妈的我可是要死在女人的大胸和十三厘米高跟鞋之下的男人…而不是被敌人射成马蜂窝或是陪着一个老男人饿死在荒野…]

BK扯起嘴角表示对他的吐槽的赞扬。他瞥了一眼身边的男人,他墨色的发与他那白皙的脸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整个人都是有着,病态的味道的。
可此刻这个人在做什么?在伯莱塔上装上一个消声器?!



[你在干什么?]

[寻找机会逃出去,]末日不停手上的工作,语气中带着一种鄙视,[亲爱的我想告诉你做人要学会变通。]
夏日的夜晚将矮松的青绿色染成了墨绿。

[我只是没有想到你还带着这种玩意罢了。]BK接过末日递来的枪,熟悉的触感让他忍不住用指尖划过冰凉的枪身。

[那只是你眼瞎,以及你现在这个动作简直就是看A片过多的猥*琐大叔妄想自己抚摸性感女人的背部。]


[你不吐槽会死么?]
简直就是宿敌,该死的他为什么要与一个总是和自己对着干的混蛋搭档!
BK冷冷地白了末日一眼。


[分头行动吧,]末日转移了话题,表情看起来有些严肃,[这里是丛林,会有机会逃出去。]


[一定要 活下去。]


说罢便直起身子整理了自己的衣服,不回头地从某条小路上渐行渐远。


夜晚真的是最好的伪装,不过是几十秒的飞逝,那个人的身影就再也看不到了。


BK头一次这么拼命地,不带任何方向感地疯跑。他听见了身后几百米处枪声,还有惊起的夜鸦快速煽动翅膀的声音,夹杂着几声夜鸦的怪叫和人类的谩骂声。


已经无力回头。




—— 可能我再也看不到你。


几日后援军在丛林处找到一具尸体。


几月后军医将一枚子弹送到了BK的手中。


[在他的胸口找到的,]军医说道,[真稀奇,敌军的子弹表面居然会生锈。]


BK勾了勾嘴角,再无言。

社团拟人化 略乱  末日盛宴社外交
BY.左冷茜
Black.Knight社

评论
热度 ( 1 )
  1. Yvonneth_荒寂Yvonneth_荒寂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lack.K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