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钟停摆[01]

01.

墙角迎风的雏菊肆意地放任柔软的花瓣。

<<<<<<<<<<<<<<<<<<<<<<
这本该是被拆迁的单元楼。

有着与周边繁华完全不符的设计理念的三层旧楼被隐没在因经济高速发展而快速生长起来的高楼大厦中,不见天日。墙皮在时间的飞逝中脱落了大半,水泥色占领了这个小小堡垒的表面。

楼舜华把一张还算是色彩缤纷的海报贴在单元楼的防盗门上,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和一个地址。

-你,想要停止时间么?

这样的话,居住在这里的人大概也只有怀疑是童言吧。
可偏偏还有不少信命的人。

[欢迎下次光临。]

楼舜华好心情地送走了又一位客人,她习惯性地端起放在茶几上的盛着茉莉花茶的杯子抿上一口,随即轻轻勾起嘴角。

客人们喜欢称她为[命运师],只因她有一种异于常人的能力——她可以帮助他们,暂时性地停止时间,然后去改变命运。
可她忘了、或者说根本是存在着自私意味地,并没有告诉他们利用时间的停止,只是拖延了好运的时间罢了。

-命运这种东西,是无法改变的。
包括她自己的命运。
至死都不能改变的。

在这一瞬间她仿佛又看到了那一片赤红色。她知道那是火光。墨蓝的天幕一隅被火光撕裂,它摇曳狂舞着铺天盖地的影子向她,又或者是不敢面对的回忆穷追不舍。

她无可抵抗,唯一的路是逃之夭夭。无视赤红火光中突兀的几抹鲜红和死亡逼近时那不知是谁却也不愿意辨认的尖叫,连同恐惧和罪恶感一起,昔日封存在心底重重落灰如今却又浮出记忆。

那是逃不掉的。她知道。因为灰黑和赤红交织的烟幕中熟悉的人影在那里走动,呼救,怨恨,绝望。她忘不了曾经转瞬即逝的错误和与此结果的无药可救。这些属于真实记忆和虚妄之间的画面,再也未有人知晓,却也因此一遍一遍的在她心中重放,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火光中被逐渐焚尽化作焦炭的小屋——
濒近死亡之际凄厉嘶哑无比的呐喊——
灰烟之后行走于炙热中残喘的人影——
最终都在虚光中化成废墟,掩在黄土之下。

[啪。]

格外清脆的响声。意料之外的水杯砸向地面碎成更多个微小晶体,同时到来的还有瞬间的头痛欲裂。

跌入地面后尖利碎片划破皮肤染上血迹,她努力睁开双眼,看到了与记忆在一瞬间重叠的鲜红。

-这些,都是命运给的。
-还妄图着改变么?

楼舜华低声自讽地一笑,狼狈地直起身子,竭力想要知道此刻的自己的惨状。

镜中的那个人有着和她一样的眉眼,苍白的、带着病态的脸,被伤痛刺激却倔强着紧抿的唇线,墨发凌乱。
——只是,少了伤痕。

穿越整个城市的秋风从窗外呼啸而过又掠夺下最后几片法国梧桐金黄的叶子。楼舜华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没有…
没有改变…

几个音节从喉管里费力的挤出。
[镜像…么?]

评论
热度 ( 2 )
  1. Yvonneth_荒寂Yvonneth_荒寂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lack.Knight